永利-永利官网网址「欢迎您」

永利漫画家张晓雨告诉你为什么欧洲动漫那么好

张晓雨把漫画看作他几乎唯一可以向世界问好的语言。在接受法国文化网的采访时他曾说道:我从小就喜欢画画。从接触到漫画那天开始,我就认为这是最适合表达自己感情和思想的方式。漫画是一门综合性艺术,兼具绘画、文学,以及影视艺术的诸多特征,这使得它的表现手法极其丰富。通过画面来叙述真是引人入胜。一页一页地讲故事,赋予每一幅图以生命,最终让故事成形,我真是乐此不疲。

最初在与法方沟通时,法国的编剧并没有直接给出剧本,而是先提供了一个故事的梗概,与漫画家讨论内容大纲与题材主题。在漫画家明白大概的思路和整体判断后,双方才会接着往下一个步骤走。这也是双方判断彼此审美、创作价值观是否一致的过程。张晓雨表示从专业角度来讲,法国更看重合作流程以及程序完成度的保证。

如何看待中国原创漫画的现状?张晓雨向澎湃新闻记者谈了一点个人看法:现在的漫画创作(制造),如同其他的文化产品一样,都受到热钱的青睐,投资的刺激当然会增多原创展示的平台以及更多的作品出现。只是期望急功近利少一些,从业人保持专注研究,踏实学习与创作多一些,才有可能借助资本的力量让中国漫画质量体系出现一个飞跃,结束作品创作幼稚模仿,单纯追求数量,产业体质虚胖的尴尬局面。

《铁血骑士》内页

《铁血骑士》讲述一段发生在十字军东征时的秘史。1219年,第五次十字军东征。当胜利向他们招手时,十字军被一场神秘的瘟疫害得溃不成军。1245年,第七次十字军东征在筹备中。圣殿骑士团新团长吉拉米德索纳克被派往圣地,调查达米埃塔城瘟疫背后的真相,但等待他的真相却远不是一场疾病

经过双方创作初期的互相沟通后,法国编剧开始将故事做成文字分镜。近几年许多年轻漫画作者容易将创作文字分镜与创作画面分镜混淆,并且认为文字分镜没有必要。张晓雨表示,其实文字分镜对于一个全面的作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。简单的文字描述可以让创作者脑中产生画面感,而这个画面感应该和编剧的画面感吻合,在合作形式上这点尤其重要。

继《云中兰若》摘得第38届法国尚贝利国际漫画节最受观众喜欢漫画家金象奖后,中国漫画家张晓雨又推新作。近日,由法国科幻作家亚历克西斯尼古拉维奇、伊祖编剧,张晓雨绘制的科幻漫画《铁血骑士》,在继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丹麦、荷兰、美国等国家陆续上市后,中文版也于近日被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引进出版,为读者讲述了一段发生在十字军东征时的秘史。

但张晓雨也强调,积累素材并不是去影响自己的绘画风格,而是创作者必须去了解一段历史、一段文化。为了《铁血骑士》,初期我前后花了近半年的时间去修正以前的历史知识。越是准备充分,将来落笔时,状态就越像一个体能和技巧都达到最佳的运动员,在听到指令时,将自己完全爆发出来,这与缺乏准备时的状态有着天壤之别。张晓雨用自己的勤奋实践着对漫画艺术的理解,不停地画、不停地读书,是他的秘诀。

漫画在欧洲的地位较高,在法国被称作是继建筑、雕塑、绘画、音乐、文学、舞台艺术、电影和多媒体艺术之后的第九艺术。与美国、日本等国家现代漫画创作和出版理念不同,欧漫的受众群体更偏向于成年读者,创作题材非常广泛,风格极具多样化,在主旨创作上以体现人们日常的生活观、价值观和思想观为主,更加写实。在法国举办的安古兰国际漫画节被认为是世界性的一大活动,每年都会吸引众多国家参与其中,包括美国、日本、中国、韩国以及拉丁美洲等国家。

张晓雨说:幻想的成分是建立在真实的基础之上。在我们国内的漫画作品或是创作环境中,有时候会出现一种极度夸张的内容,这种夸张可能受到了游戏、好莱坞大片的影响,也可能受到各种商业元素的影响。但就我个人而言,还是觉得挺别扭的。虽然这是一个幻想故事,但我们要做的是通过这个主题向读者传递其对人类历史的影响,这就需要我们尊重历史。

对于将来想从事漫画事业的年轻人,张晓雨寄语:对于深爱的东西,我一直以来都在审视自己为它付出了多少,而从未期望它能给我带来什么。我就是这样对待我的漫画创作的,你呢?
还想看更多动漫新闻、动漫资讯,请浏览

欧洲漫画与中国漫画的发展差异在哪里?中国漫画产业比肩世界水准差多少?中国漫画家能够做些什么?新书发布会上,张晓雨与漫迷们交流分享了《铁血骑士》的创作过程并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。

在《铁血骑士》之前,张晓雨已有多部作品在国外出版社出版。几年来,外国出版商也加大了与中国漫画家的合作力度,不得不令人感叹中国漫画家墙内开花墙外香,对此张晓雨表示,优秀的中国人品质,早就给世界留下深刻印象。包括漫画创作、生产在内的多方面国际合作中,中国人的聪慧、勤奋、包容,都受到普遍欢迎。带着这些认可和锻炼积累,我想更重要的是回归,回归到国内环境中怎么发挥的问题。真正的香也好,红也好,我想绝不是个人肤浅单薄的虚荣展示,而是一个在整体行业内,积极健康的大合作态势下的共同繁荣和实质性收获。

法国的漫画文化很发达,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也相对比较高,他们的编剧在与绘画作者合作时,必须要写出一个让绘画作者看得懂、能够挑起绘画者创作激情的文字剧本,剧本一定是具象思维,而不是文学语言式或抽象思维,这可以避免两方前后矛盾的问题。《铁血骑士》的漫画编剧还提供了各种资料,比如真实的十字军东征时期,士兵会穿戴成什么样子,使用了哪些武器、盾牌、徽章,在这些细节的地方他们都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。

真正下笔之时,很重要的一步就是造型设计。准确把握造型对于年轻作者来说是一个关键。日式漫画是中国漫画的老师,包括我在内的第一批漫画作者,除了在学校进行的科班训练之外,当时学漫画完全是看日本漫画。无论是欧美漫画还是日本漫画,在造型上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它不光有形,还有神。神就是考验你功底的地方。比如塑造一个坏人,坏人的脸上安一个刀疤,这没有难度,怎么把神凸显出来?如果你有长年累月的观察和积累,包括对现实人物的观察、对照片图片的观察,那么你塑造的这个坏人,可能就不是一个刀疤,你会画出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露着微妙的眼神、或者通过身材、服装透露出邪气。甚至有时候外在形象是好的,但你通过画功和细节向读者传递出某种坏,张晓雨说,要把灵魂深处的味道做出来,不得不下大工夫。

与欧美、日本这些国家的成熟漫画行业相比,您觉得中国的原创作者有哪些优势和不足?张晓雨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包括漫画在内的成熟的文化产业环境,创作自由度大,题材百花齐放,作者除了旺盛的好奇心和表现欲望,还有优良的创作责任心。很重要的是,也有着让人放心的商业合作规矩和知识产权的法律保护。以上各个方面,我们都有待改善和发展。但作为一个创作者,我想说的是,自我的创作能力和修养提高是非常重要的,不能一概依赖政策的扶持和资本甚至泡沫经济的饲育。比如说到创作的自由度,如果本身份量轻浮,即便给你整个宇宙遨游,无非也只增加了一个太空垃圾。

张晓雨表示,中国漫画的诞生可以说是由以日本漫画为主的舶来品催生的。尤其在绘画形式上,受到日本漫画很大的影响,自然会出现画风缺乏个性,模仿痕迹过重的特征。只是这个特征,似乎延续了太久,一直没有出现让人喜悦的蜕变。我想这有很多原因,首先,从事漫画创作的美术科班人才较少,在绘画造型等方面当然缺乏审美提升的空间。另外,漫画是一门综合艺术,优质的产生必定建立在综合知识的积累以及个性化思考上,这种多方面、长期的积累和学习,以及对待创作的严肃态度,可能是我们的创作群体普遍有所缺乏。再有,漫画消费市场以及作品题材的狭隘定位,也造成视效单一,原创者缺乏尝试的勇敢。

张晓雨出生于贵州安顺市,曾任《科幻世界》杂志社美术总监、主编等职,至今发表漫画长、中、短篇作品约20多部,著有《铁血骑士》《血统》《飞》《小丑》《蛙之歌》《拯救人类》《蛮荒公路》等多部漫画作品,分别被比利时CASTERMAN、法国GLENAT和法国ANKAMA、联合机器人等欧美大型出版社出版。

中国原创漫画的一个尴尬局面是,故事是中国的,人物和画风却让人感觉是外来的,甚至有读者评价国漫无魂。在漫画中,中国的核心文化要怎么才能形成自我表达?

永利,《铁血骑士》内页

而在创作周期中,为自己创作的作品积累大量参考的素材是非常重要的。由于《铁血骑士》的创作背景是十字军东征期间发生的故事,虽有科幻元素,但又是真实的。这就要求出来的画面、人物服装、所使用的武器、当时的城市都不能是凭空想象的。比如,我就借鉴了巴黎的地下公墓,其中的一部分场景、色彩都有真实基础,张晓雨说自己会用长期的资料积累去抵消创作时的不确定性。

张晓雨用四年时间画出了《铁血骑士》,即使他本身已有丰富经验,又有专业的编辑负责,也少不了调整与修改,就拿封面来说,从铅笔草图开始,张晓雨说:全部加起来,差不多超过50稿。

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动漫热搜,转载请注明出处:永利漫画家张晓雨告诉你为什么欧洲动漫那么好

相关阅读